太傅戏医女(54)_湛露.言情小说 尚春台,ai2hao.com 

太傅戏医女(54)_湛露_言情小说


  他弯下腰,笑味味地看着那人,“你们真的知道我是谁吗?”

  那人有些畏惧地看着他的笑脸,躲开了他的眼神,“你是……朝廷来的官。”

  “对。而且我不仅仅是普通的官,我是陛下派来的钦差,陛下特我向来很好,若是知道我被人这样置于死地,必定震怒,别说你们救不了自己,就是你们主子怕不可能有命再活。”他说的每句话都面带微笑,但是每一个字都像嗜着冰刀,让人不寒而栗。

  此时顾芳华开口说道:“你们最好信他,也许你们在这宿城还不太清楚他的来历,但是京城中听到太傅程芷岚这几个字,人人还是要害怕的。”

  “太傅?”

  “程……程大人?”

  那三名黑衣人同时颤抖了一下,看着程芷岚的眼神也变得惊惧起来,“您是……程太傅?”

  “怎么?我这薄名连你们都知道吗?”程芷岚笑道:“知道了最好,倒省得我费口舌了。我没有工夫在这里等你们回覆,我数五下,五下数完,若你们不肯同意和我一起进京面君,我就把你们丢在这里由你们主子处罚,也许,你们可以活下来呢,呵,谁知道。五――”

  程芷岚每数一次,那三个黑衣人的表情就凝重一分――

  “四……三……二……”

  “一”字还未出口,就有一个人嘶哑着声音喊道:“我!我跟你去京城!”说完,那人就像是泄了全身力气一样,瘫软在地。

  顾芳华默默走到那人身边,从自己身上掏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两丸药来塞进那人嘴里,说道:“你失血过多,太伤元气,先吃了这药。你若是会点穴,自己点穴止血,若是不会,等会我们找个地方休息,我再帮你包扎伤口。”

  那人怔怔地看着她,刚刚还被他用刀追杀的小姑娘,转眼却这样温柔地帮自己抬伤,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程芷岚在旁边笑边摇头叹气,“你这大夫的本性就是改不了,让他们多流点血,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点惩罚,难道举刀杀人不该受罚吗?”

  “处罚他们自然会有刑部的人裁决,我是个医者,抬伤不问来历,病人无分贵贱。”沉静说完,她起身看向程芷岚,“这也是帝王的抬国之道,亏你还是太子太傅呢,连这点仁善之心都没有。”

  程芷岚哈哈一笑,玩笑似的抱拳拱手道:“那在下日后便要多多请教顾姑娘了。”

  “现在……”

  “现在我们自然是要尽快撤离此地了。”话落,那些秘密潜伏在他们左右、负责保护程芷岚的雇从不知道从哪里牵来了几匹马,程芷岚将她推上马背,“马车坏了,只能先和我共乘一骑,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尽快返京!”

  锦华宫里,皇后看着太子尚仁杰练字,在旁轻声指点,“这一笔应该写得再长一些,记得这个字的最后一笔是悬针,不是垂露。”

  尚仁杰放下笔,甩了甩手,咳声叹道:“练字真的太累了,以前儿臣每写完一百个字,太傅就会带儿臣出门玩一会儿。母后,儿臣今天都写了两百个字了,能出去玩一会儿吗?”

  “不行。”皇后板着脸说:“太传教你的方式是不对的,那是想让你玩物丧志,所以你父皇才罢免了他太傅之职,日后自然会有更好的老师教你……”

  “不!我就要程太傅!”尚仁杰不高兴地喊着,“程太傅对儿臣最好!最懂儿臣的心思,从不强迫儿臣学这个学那个,还说等儿臣再大一些,很多事情和道理自然就会明白的。”

  皇后咬着牙道:“程芷岚根本是个坏人,你哪里知道他的坏心?等你长大了……等你长大就晚了。”

  这时候有一名太监跑进殿内,跪下禀报,“程大人入宫面圣了。”

  “程芷岚?他不是去了宿城?”皇后惊讶地问。

  “是,但刚刚入宫了,还带着顾太医和几个不认识的人,说有要事要面禀陛下。”

  闻言,皇后挺身而起,嘴唇轻颤。“摆驾!本宫要去见陛下!”

  太子跟着高兴地一跃而起,“太傅回来了!儿臣也要去见他!”

  皇后膛色阴沉地喝道:“你在这里坐着,哪儿也不许去!”说罢,她大步走出锦华宫,身后一队宫女太监紧跟其后。

  此时,在皇帝尚楚雄面前,程芷岚正微笑呈上一封密函,而从宿城带回未的三名黑衣杀手都跪在皇帝的脚下。

  尚楚雄没有看那几个人,只皱眉盯着程芷岚,“顾芳华说你受伤了?伤口给朕看看。”

  程芷岚耸耸肩,还打趣道,“都这么多天了,不过一点皮肉之伤,难道要臣在这里宽衣解带吗?外面已经有流言说臣和陛下有暖昧关系了……”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呢!”尚楚雄瞪他一眼,忽见一旁的顾芳华似使劲儿憋着笑,五官都扭曲变形了,更加生气,说道:“顾芳华!你跟着他出京办事,连他的身体都照顾不好,要你这个太医何用?”

  顾芳华觉得委屈,刚要张口辩白,程芷岚便一手拉过她来,张扬地笑道:“陛下不要委屈了她,臣的身子她‘照顾’得十分尽心,臣很满意。”

  她斜眼瞪他一眼,还抬脚狠狠踩了他的脚一下。

交友与打赏

其他快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