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戏医女(55)_湛露.言情小说 尚春台,ai2hao.com 

太傅戏医女(55)_湛露_言情小说


  程芷岚忍着疼,继续说:“但臣受伤这事儿是她管不了的,她一不会武,二又无法限制臣的行动……不过日后让她当家做主了,臣必会听她的话,这身子……她会管得牢牢的。”

  尚楚雄漠然地看着他们两人,“你们是不是想暗示朕什么?”

  “没有!”顾芳华大声阻止,还用目光威胁程芷岚,不许他胡说。

  程芷岚笑道:“此事还未禀明她爹,臣实在不敢在陛下驾前信口开河。”

  “怎么?朕还不如她爹吗?顾彦材能大过朕?”尚楚雄不悦地看向顾芳华,“你大概不知道芷岚和朕的关系……”

  “她知道了。”程芷岚用眼神暗示尚楚雄,“陛下,还有外人在这里,咱们是不是以公事为先?这封信中,有微臣探听的前线三军部署情祝,可以确定,徐万年的确是……”话未说完,皇帝却抬起手阻止他继续说,他不解的转过身,才发现――“皇后娘娘怎么来了?”

  皇后就站在大殿门外,神情有异地看着殿中或站或跪的一群人。“陛下,臣妾知道来的不是时候,但臣妾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和您说。”

  尚楚雄模然道:“今日朕有要事要和程大人说,你的事,稍后再议。”

  “不,臣妾一定要现在说!”皇后无预警的跪倒在大殿门口,让殿内一群人全傻了眼。

  顾芳华拽了拽程芷岚的衣角,小声问道:“皇后娘娘这是怎么了?”

  程芷岚别有深意的笑了,似知道了什么,却没回答。

  尚楚雄皱起眉,“这么多人看着,皇后要说什么?难道是国家大事?”

  “后宫不得干政,臣妾是明白,但这次的确是国家大事,而臣妾也不得不过问。请陛下给臣妾一句话,到底臣妾跟太子在陛下心中算什么?”

  见尚楚雄的眉头皱得更紧,程芷岚忽然悠悠道:“娘娘既然一心要和陛下说正事,臣建议陛下还是先屏退了无关人等吧。”

  尚楚雄凝眉看着他,“你知道她要说什么?”

  他微微一笑,“知道。”

  尚楚雄盯着他看了片刻,衣袖一挥,喝道:“都下去!”

  那三名杀手被带下去了,宫女太监们也都――退下,顾芳华刚要往外走,便被程芷岚一把抓回来,“你就不要走了,今日这事你迟早也会知道。”

  话听到这,顾芳华似乎明白他们要说什么了。

  尚楚雄沉声说道:“人都散了,皇后要说什么就说,但你可要想情楚,有些话若说出口了,可就收不回了。”

  皇后挺直背脊走入殿内,朗声道:“臣妾知道,但纵然臣妾走出这道殿门就会被免去皇后头衔,臣妾还是要直抒胸臆。今日臣妾非得问陛下一句,程芷岚到底是陛下的什么人?”

  望着她,尚楚雄不答反问:“皇后听到了什么,不妨直说,朕不喜欢人拐弯抹角的。”

  皇后咬紧下唇,一字一顿的说:“臣妾听说,程芷岚是当年离宫的商均公主――明妃的儿子。请陛下告诉臣妾,这则流言……是否只是不实的流言?”

  “朕很好奇,这流言是谁和你说的?”尚楚雄眯起眼,“你身为后宫之主,对一则流言这么斤斤计较,已经失了胸怀气度,又因此流言来到朕面前索问答案,不觉得更是失了规矩礼数吗?”

  “是,臣妾是顾不得这些了,倘若流言是真,那臣妾跟太子要如何自处。臣妾一直以为太子是陛下的长子,万万没想到还有个‘大皇子’会在太子之前。

  “臣妾想问,陛下让他做太子之师,存了什么心思?臣妾也不敢想,若干年后,太子能不能顺利继承皇位,臣妾老了能否有个依靠,都……不敢想了。”

  尚楚雄一拍桌面,喝道:“放肆!这些是你能过问的吗?朕既然已经立了仁杰为太子,这就是朕的决定,你还怕朕废了太子另立他人吗?”

  皇后的身姿僵硬,直视着皇帝,“臣妾入宫晚,服侍陛下不过十年,当年明妃如何得宠,臣妾也只是听他人提及。宫中传言,一直说明妃是早亡,然而臣妾虽然不曾听陛下提起过明妃的名字,却曾在陛下的寝宫中见过明妃的画像。

  “臣妾不敢和明妃那样的绝色美人争宠,只是钦佩陛下的有情有义,深慰自己终身托付的是这样一位奇男子,如今十年一梦,才知道明妃不过是出宫另住,而且陛下长子另为他人,臣妾心底之寒凉……陛下可能想像?”

  程芷岚忽然曼声开口,“陛下不要和娘娘争执什么了,娘娘的担心臣能理解。娘娘是怕陛下太宠信臣,更怕臣若真是陛下血脉,如今臣正当盛年,若陛下有个意外,太子年幼,朝中根基不稳,娘娘只怕太子亦不是臣的对手,对不对?”

  他的话让皇后的神情更加凝重,重重地一点头,“不错,本宫是这么想的。你可敢在这里指天立誓,说你今生无意争夺皇权,绝不会和太子争这个皇位!倘若你有此心,则……”

  “则什么?”尚楚雄厉声喝断皇后的话,“你想让他发多毒的誓才能放心?说他若有此心,则亲族具亡、不得好死吗?”

  皇后立刻跪倒,“臣妾怎敢如此诅咒陛下?”言下之意便也是她确定了皇帝跟程芷岚的关系。

  “但你这一逼再逼的心,已经将芷岚逼得就要说出这样的重话了。”尚楚雄怒指着她道:“皇后!朕当年看你温柔贤淑,不像那些后宫嫔妃心机深沉、勾心斗角,才会力排众议立你为后,而今你怎么和寻常妇道人家一样?小肚鸡肠、处处算计?”

  闻言,皇后的眼泪扑簌簌流了下来,“陛下,臣妾当年孤身入宫,不敢妄想博得圣宠,只愿能够苟活一生,便也不想与人争宠,但如今臣妾身为皇后,又有了太子,纵然不为自己,也要为儿子着想啊。”

  听皇后说得这般教人动情,顾芳华不由得轻轻叹口气。

  尚楚雄看她一眼,“你叹什么气?”

交友与打赏

其他快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