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戏医女(53)_湛露.言情小说 尚春台,ai2hao.com 

太傅戏医女(53)_湛露_言情小说


  程芷岚神秘地笑了,“还在人家地盘上呢,你说话注意点,别让人听见了,进了府我再告诉你。”

  果然,午时,徐万年便派人送他们出府,直到离开徐府,确认没有被一路跟踪,顾芳华才真的算是放下心来,并高兴地拍着程芷岚的肩膀,“不错不错!你这个人真的比我想的要聪明得多。”

  “够资格做你男人吗?”瞥她一眼,他笑容坏坏的问。

  顾芳华故意翻了个白眼往天上看,“这个嘛,要等回去问过我爹……”

  “那若是在半路上生米煮成熟饭,你爹还能怎么办?”程芷岚假意要扯开她的衣襟,吓得她花容变色,结果两人在马车里又闹成一团。

  “现在去哪儿?”

  “去视察军营军资。也只是走走形式,转上一圈。”

  “那你身上这伤……”

  “我告诉他除了我之外还有陛下的密探在监视我、监视他,所以他只会怀疑是那些密探所为。”

  “你说有密探他就相信?”

  “他必须信,因为昨晚我还安排了人手留下蛛丝马迹,而且今天我们走后,他府里依旧不会太平。”

  看了他半晌,顾芳华不禁叹口气,“说你聪明吧,其实也可以说是你鬼主意多,你这个人能把徐万年那种老狐狸都骗得团团转,是不是说明你这个人其实也不可靠呢?”

  “两边的话你都说了,让我说什么?”程芷岚笑道:“但你就是再胡思乱想,和我同车坐过、同床睡过,再说你清白也没人信了,乖乖做我老婆就是了。”

  两人正说笑问,忽然马车猛地一震,车子停住了,车外传出奇怪的异响。

  顾芳华还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程芷岚已经收敛了所有笑容,神情冷梭的一手按住顾芳华似要嘱咐什么,不料,车身一颤,外面马嘶长鸣,紧接着车身向前扑倒,几乎就要翻车。

  顾芳华大叫一声,吓得用手紧抓着车厢壁上的扶手,程芷岚则自胺间抽出一柄细如银鱼的长剑,一剑刺穿车厢顶部,挑开一个大洞,然后揽住她的腰,从车厢顶部纵身跃出。

  她眼前一花,只觉得身子腾空犹如飞乌一般:心脏仿佛要跳出喉咙似的,然后双脚落地时,这才看情眼前站了七、八名黑衣蒙面人,一个个手持弯刀,寒光闪烁,显然来者不善。

  “你们……”顾芳华怒而张口想质问对方来历,话没说完,却让程芷岚说的话吓到。

  他模然说道:“你们主子等不及要我的命了吗?”

  她一震,怎么?他知道对方来历?

  对方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一开口就像是猜出他们主子的身分。黑衣人互看彼此一眼,忽而齐刷刷地抽刀出鞘,从四面八方砍向程芷岚。

  程芷岚独自一人持剑在手,但仍气定神闲,并不慌张。他用左手护住了顾芳华,右手持剑横在胸前,眼角余光瞥到距离自己最近的左侧杀手已经逼近,手腕一震,用肘部击开那人,同时剑光如虹,锐气逼人地刺破前面那位杀手胸前的衣襟,鲜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顾芳华看得惊心动魄,深恨自己不会武功不能帮忙,她左右环顾,这才发现他们的马车其实是驶进了一个死胡同,四面中只有一面通向外面,而这唯――面还被这些杀手挡住了,根本没有退路。

  她正想着是不是该大声呼救?忽然想起他交给她的那枚哨子,立刻手忙脚乱地从身上摸出来,放在口中用力吹响。

  那尖锐的哨音比她想的更加高亢,破空响起的哨音仿佛能绵延数里之外。就在此时,从她头上的屋檐,以及那些黑衣人的身后,忽然闪身出现十余道人影,这些人的穿着看似平常,但是行动敏捷,动如狡兔。

  程芷岚扬声喝道:“毋须留下活口!”

  只见这十几道人影立刻与这群黑衣杀手缠斗在一起,两相较量,高下立分!黑衣人这边虽然招数凶残,却不及这十余人的训练有素,配合有默契,同进同退。转眼之问,己有三、五名黑衣人倒在血泊之中。

  顾芳华凝眉喊道:“不要再伤人性命了!留下活口又如何?”

  程芷岚因为己方已经占了上风,故收了剑势站在她身前,只护住她。听她这样说,便淡淡说道:“有时候死人比活人更有用。”

  “但是多个死人也换不来一条鲜活的命!”她怒喝道。

  程芷岚回头看她一眼,见她怒气冲冲、小脸通红,忽然想到她的身分是大夫,于是便明白她在愤怒什么。他扬手一摆,吐出两字,“活捉!”

  刀光剑影之中,几声闷哼响起,还活着的三名黑衣杀手全被踢翻在地,很快一个个就被捆成棕子,扔在了程芷岚面前。

  程芷岚微微一笑,“你们主子想试探我话里的真假?你们就是被他拿来牺牲的棋子。我是个讲仁义的人,只要你们肯和我说出幕后主使的名字,我便放你们一马。”

  那几人面面相颅了片刻,其中一人咬牙说道:“你不是已经猜到我们主子是谁了吗?何必这样诈我?”

  程芷岚笑道:“我是猜到了,但是光我知道‘他’是谁又有何用?我要陛下也知道他是谁。”

  “这……万万不能。”其中一人颤声说道:“我们若说了,全家必死。”

  “你若不说,你以为你们的家人就没事了吗?”程芷岚冷笑道:“你们出来杀我,你们主子难道没想到任务一旦失败之后,你们几个的下场?你们的家人若是在他的手里,你们也无能为力救他们了。”

  那三人低垂着头,脸上青筋暴跳,似乎心中正激烈斗争着。

  其中一人抬头说道:“不如这样,你放他们两人回去,等他们确认我们的家人都平安了,我自会跟你去见陛下。”

  程芷岚抱臂胸前,“你以为自己有资格和我谈判吗?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质,任我宰割,你家人平安与否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其实有你没你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这么多人可以做我的人证,证明我曾经被攻击,至于是谁攻击我的,还不是由我说了算?你们大概是不认得我吧?”

  那人皱起眉,怔怔看着他。

交友与打赏

其他快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