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戏医女(52)_湛露.言情小说 尚春台,ai2hao.com 

太傅戏医女(52)_湛露_言情小说


  这一问让徐万年更加阴沉下脸,“是又如何?她不过是冯家的远亲,多少年不与家里人来往了。咱们七国之中互有通婚的事情多了,难道就因为这点关系,陛下便要疑心我吗?”

  程芷岚连忙安抚,“徐大人不要动怒,只是这点小事当然不值陛下过问,只是您应该知道宫中最得宠的冯贵妃吧?她其实也是长泰人,当年是长泰送与陛下的三位美人之一,因她最得宠,所以留在陛下身边。我猜这冯贵妃说不定还与太守夫人是亲戚呢。”

  徐万年模然道:“冯家家大业大,亲戚众多,未曾听内子提起过,兴许都是远亲。”

  不介意他的冷淡,程芷岚再笑,“这也无妨,偏偏近日冯贵妃做了几件事惹恼了陛下,所以当别人在陛下耳边吹风说起徐大人的家眷也是长泰冯家人时,您想想陛下会怎么想的?”

  “冯贵妃?她安居深宫能做什么?”

  “军机她自然碰不得,但是后宫之中女人们的内斗,她可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了。前些日子,她先是吵着说肚子疼,哄得我家丫头去给她看病,结果得知是吃了有毒的蘑菇,逐了御膳房几个厨子,可仔细一想,御膳房何等重地,哪里会有连毒菇都不认得的人?

  “不过是她为了安排心腹入御膳房而故意设的局罢了。而后她密告刘妃与他人有染、怀有身孕,并刻意交由皇后处理,使得皇后逼死了刘妃,令陛下一方面对刘妃探恶痛绝,另一方面又对皇后手段之狠颇有芥蒂。而冯贵妃在暗中操持,为的也无非是将皇后取而代之。”

  他娓娓道来这些宫中秘闻,似说平常家事。徐万年听时故作平静,但是身子一直紧绷僵硬。

  程芷岚继续说道:“可冯贵妃要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陛下虽然宠她,就一定会答应吗?别忘了她可是外族外姓。华岚和长泰前几年还算交好,这几年被诏河挑唆,教长泰也不安分,陛下对长泰早有戒心,又焉能不留意冯贵妃的异动?也就难免会把徐夫人跟冯贵妃朕想上,猜测太守大人是否也有牵涉其中,而且……关于太守大人前一阵和诏河之战的不实传闻,不知道大人是否曾经听过?”

  徐万年皱紧眉头,“本官身边没有喜欢嚼舌根的人。”

  程芷岚笑道:“是,大人的家风甚严,我这一日一夜也算是有体会,但这些谣言您就算是不理会,传到了陛下耳朵里,您可知陛下有多震怒?”

  “到底是什么谣言?”

  “有人说徐大人为了向陛下多领赏银,和诏河一战有谎报军情、夸大战果之嫌,说实情为您歼敌三千,自损七千……”

  “真是无稽之谈!荒谬至极!”徐万年气得一拍桌面,挺身而起,气得脸都涨得通红,“是什么样的奸佞小人竟然这样毁谤我的清誉?我徐万年为国尽忠,不求功名,但也绝容不得人这样任意糟蹋我的名声!”

  程芷岚起身安抚性的拍拍他的肩膀,“徐大人不必动怒。陛下对于这样的流言本不相信,徐大人的为人陛下还不了解吗?但所谓三人成虎、众口砾金,谣言说多了,也就渐渐会让人生疑,再加上冯贵妃的事情,以及冯贵妃和您夫人出自同宗同族事,不得不让陛下两相朕想,有所怀疑。此次又逢三国混战,所以陛下特派我来看看,是想知道之前的传闻是否属实?”

  徐万年冷眼看他,“那程大人的调查结果呢?”

  程芷岚苦笑道:“在京城做官做久了的人,说实话,还真怕见血腥场面,陛下给我的是个苦差事,若不是我之前触怒了陛下,被撤了太傅头衔,现在急于立功赎罪,何至于揽下这苦差事?我本想到这里转上一圈就走的,但是既然被太守大人请入府里,也不得不向你全盘托出。我此次来,的确是背上这么一个不能说的任务,但我本心可无意和太守大人为难,还请您见谅。”

  徐万年淡淡道:“好说,程大人这样和我推心置腹,我又岂能不善解人意?只是陛下对我误会已经如此之深,该怎样化解?还请程大人指教。”

  “指教不敢当,我年轻得很,入朝资历浅,满朝中能把我的话放在耳边听上一听的,太守大人是第一位,所以……我就只好再跟您说句实话,我是奉旨出京到宿城的,但实际上奉旨出京的却不只我一个。”

  徐万年的眼底精光乍现,“什么意思?”

  “你以为陛下就对我全盘信任吗?京官出京之后和地方官员朕手勾结、棍淆视听的事情多了,陛下生怕我到这边来装模作样的调查一番,就回去编些说词骗他,故而暗中派了密探跟在我左右。”

  徐万年压低声音问道:“你从何处得知的?总不会是陛下告诉你的吧?”

  “我在朝中这些年多少也有几个亲信,陛下所派的人来自兵部,而我临走前也和兵部的人打过招呼,是兵部一位老友告诉我的……这件事徐太守可千万不要声张了,我不想让那位老友为此丢了官职,甚至丢了性命。”

  沉默思忖良久,徐万年说道:“既然如此,程大人准备如何回报陛下呢?”

  程芷岚再叹道:“原本我是想在这附近假意调查,兜上一圈,再回去和陛下说点无关痛痒的,并不想打扰徐大人,以免陛下以为你我勾结。但是徐大人如此热情,将我拉到府中住,只怕那些暗中监视我的人早己看到我入府了,所以还请徐大人要和我编好一套完整的说词才好。当然,徐大人和我心思情明,身正不怕影子斜,本也没什么可要编造的谎话去蒙蔽圣上,对吧?”

  见徐万年又是默然良久不语,他笑道:“再过几日,若是真的开战了,还请徐大人万万护我周全,保我这条小命,我还年轻,尚未娶妻生子,可不想我程家断根绝后啊。”说完,他从袖子里拿出一卷银禀放到桌上,“我知道徐大人是情正廉洁之人,这些钱不是给太守的,而是给在前方裕血奋战的将士们。”

  徐万年看着这一叠银禀,嘴角挑了一下,“程大人热心报国,不惜捐家产劳军,实在是令人感佩,在下就代全军将士谢过了。既然陛下如此疑心你我,我也不好强留程大人在这了,你身为监军之名,总要公开去军营看看,回头就说是暂时住在我这里一晚,今日要去视察军资吧。”

  “好,就以此为说词!”程芷岚笑着拍拍桌面,“说了这么半天,我都饿了,不知道我那碗热粥几时能端上来啊?”

  顾芳华忐忑不安地等了程芷岚半天,丫鬟送来的早点她也无心吃,直到看到他面带笑容、优哉游哉地回来,她才长吁一口气,扑过去问:“怎么样?那老狐狸没有为难你吧?”

  “当然没有。”他捏捏她的脸,“我们收拾收拾,今天就可以出府了。”

  “你编了什么鬼话让他信你了?”她又是狐疑又是佩服。

交友与打赏

其他快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