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戏医女(51)_湛露.言情小说 尚春台,ai2hao.com 

太傅戏医女(51)_湛露_言情小说


  “你就会嗯。”她又推了他两下,“都不问我见我爹干什么?”

  他不睁开眼也在笑,“要告诉你爹,你终于能嫁出去了。放心,你爹若知道我肯娶你,一定千恩万谢,巴不得我立刻把你娶回家,好让他少操一份心。”

  “就会往自己脸上贴金,我爹心中的理想女婿未必是你这样油嘴滑舌的家伙。”她不放心地又追加一句,“要记得!我们俩都要好好活着回京城。”

  “放心,那个徐万年要不了你的小命,更要不了我的。”

  “那你还受了伤……”她不放心地叮叶,“你别抱我这么紧,回头伤口又流血,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抱呢。”

  他笑着顺了她的意,微微松了一下双臂。“从徐夫人那里打听到什么了?”

  “她只提到娘家是金刀冯家……”

  程芷岚倏然睁开眼,“金刀冯家?”

  “嗯,这名号你知道?”

  “当然。”他的笑容里暗藏一丝阴冷,“那可是长泰赫赫有名的武将之家,和华岚这些年可没少打过战,真没想到徐万年竟然会娶冯家的女儿做老婆。”

  “那这是不是说明他和长泰的确有勾结?”

  “嗯,至少不干净。”

  “那……”

  “你该睡觉了,我好累,让我睡够了才有脑子想后面的事。从现在开始,闭嘴,睡觉。”

  好一阵子没了声音,顾芳华又忍不住俏俏睁开眼,将头努力往上抬了抬,视线扫过他的下巴、鼻梁,望到他的眼眉――这个人真的喜欢她好多年了吗?虽然不敢信,但又真的想偷偷的窃笑,带着七分得意、三分甜蜜……嗯,不对,应该是七分甜蜜,三分得意?哎呀,算不情楚啦,总之就是有种幸福的感觉。

  程芷岚这个人,其实真的很不错呢,她好像也喜欢他很久了似的,只是想不起来那个喜欢的起始点是在哪里……在哪里……哎呀,真的想不起来啦……

  清晨一早,徐万年就派人来问候,说是要邀他们两人吃早饭。

  程芷岚暗自冷笑,“盯得这么紧,还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呢。”

  顾芳华担心的说:“我陪你去见他!见招拆招,难不成他还敢在太守府里动手杀人吗?”

  “不必,你在这里特着,我自己去见他就好。”见她满脸的不情愿,他又弯下身拍拍她的脸颊哄道:“乖!我若是和他翻脸了,还可以全身而退,若是身边带着你,想退也退不了。”

  她不满的冷哼一声,“全身而退?打算把我丢下就跑了吗?”

  “怎么会?”他微笑着递给她一枚哨子,“若是有急难就吹这哨子,我带来的那几个都是高手,同时陛下也允诺会派十几名武功绝顶的随雇在我左右,此时他们应该也在这太守府里,以此哨为号令。若是徐万年真的不要命敢动我,陛下的那些随息就能要了他的狗命。”

  “原来你才是老奸巨猾的那一个。”顾芳华指着他笑,但心中大石总算是放下了。“但你毕竟受了伤,万一那老家伙突然……”

  “哪来那么多嗦的话,乖乖在这里待着。”

  程芷岚丢下她便去见了徐万年,徐万年独自在会客大堂中坐着,桌上简单摆了几碟小菜,还有两个丫鬓在旁边伺候。

  见程芷岚来了,徐万年起身笑道:“怎么就程老弟一个?顾姑娘难道还没起身?”

  “男人谈重要的事,她一个妇道人家还是别跟来。”程芷岚微笑回应。

  徐万年似明白他的意思,沉声对丫鬓吩咐,“你们先下去,没我的命令不得入堂内。”

  程芷岚坐在徐万年对面,笑道:“徐大人一早叫我来吃早饭,结果却把丫鬓都赶跑了,怎么,我连口热粥都喝不上了?”

  徐万年慢条斯理地说:“热粥岂能不给程老弟,只是你都说有重要的事要说了,我岂能不善解人意呢?”

  “昨日有那丫头在身边,的确有些话不便透露,既然现下只有我跟大人,我就不妨实言相告。”他直视着徐万年,“实不相瞒,我是陛下派来宿城的秘密监军,听闻我们华岚和长泰、诏河这几日会有一战,陛下因听到不少关于太守大人的流言,所以特意派我来探查一下。”

  徐万年的手在桌下慢慢握成拳头,他早己从特殊管道知道了程芷岚的来意,否则也不会大张旗鼓地把人强行接入府中,但他对程芷岚的了解不多,只听闻他是陛下的宠臣,并不知道其为人如何。猜想他不过一介书生,未必能有多大能耐,扣押府中之后,自己软硬兼施,不怕不能将他操纵于股掌之中,但是程芷岚这么早就和他摊牌,却是他未曾料到的,反教他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徐万年冷冷问道:“哦?不知道陛下听到什么中伤我的不实流言了?”

  程芷岚沉默片刻,手指轻敲桌面,小声说:“关于令夫人的身世……”

  似被人用针刺了一下,徐万年猛地瞪大双眼,“我夫人怎么了?”

  “令夫人不是长泰金刀冯家的人吗?”

交友与打赏

其他快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