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戏医女(50)_湛露.言情小说 尚春台,ai2hao.com 

太傅戏医女(50)_湛露_言情小说


  他猛然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竟然把她的衣服脱去大半,手掌还暖昧地贴在她挥圆的胸上。看她面色赤红、气喘吁吁,眼角还挂着两滴泪的可怜样子,他竟蓦然笑出声来,接着将她的衣服整理好,盖上被子,深深拥住她,并不忘将嘴唇贴着她的耳廓,“以后你要是再惹我生气,我就真的做采花大盗,而且你别忘了,当初我答应帮杜小姐时,是你答应过要给我好处的。”

  她生气地在床上奋力挣扎了几下,但没有挣脱开,只能恨恨地说:“你就会欺负我!别以为我非你不可,喜欢我顾芳华的人可多了。”

  “我知道你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能和你同床共枕的人就只有我一个吧?现在又遇上同生共死的机会。这一辈子,你能和一个人两次遭遇同生共死的状况可不多,这岂不是说明我们的缘分是天注定的?”

  “哼,两次因为你害我差点送掉小命,有缘分也是孽缘!祝且我可得想清楚,嫁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你现在连太傅都不是,荣华富贵没有就罢了,若是连保命都难,我为什么要嫁你?”

  “你这条小命好好地留在你自己手里,没有人可以动得了,至于我这太傅的头衔……等咱们回了京,陛下自然会让我官复原职。”

  “你就那么肯定?陛下答应你了?”

  “差不多吧。”

  “陛下喜怒无常,你还真敢做这个官?”

  “嗯。无妨,反正他不会真对我怎样。”

  “为什么?”顾芳华翻身过来看他,接着又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莫非你们两个人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虎毒不食子,就这么简单。”他徽得理她,闭上眼假寐。

  顾芳华呆了片刻,猛然惊呼一声,“你说什么?”

  他呵呵笑着,按住她不安分想坐起来的身子,“你再扭来扭去只有两个后果:第一是害我的伤口进裂,二是让我兽性大发。你想要哪个结果,自己选。”

  顾芳华瞪着他好一会,然后在他手臂上重重地掐了一下,但不挣扎了。“等逃出这里,我一定得让你把你藏在心里那些见不得人的秘密一件件都倒出来,你要是不说……我就掐死你。”

  “不怕背上谋杀亲夫的罪名?”他闭着眼,嘴角上扬成笑意一抹。“对了,你早说过愿意做谋杀亲夫的恶妻。”

  “程、芷、岚!”

  “嗯?”

  “你是不是不欺负我就活不了?”

  “是。”

  “好!我给你一辈子的时问,看咱们俩谁最终能骑到对方的头上!”

  听着她咬牙切齿的宣告,他的笑意加深。

  一辈子啊……这么咬牙切齿的承诺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却美好得让他想笑出声。他忍不住说:“谁骑在谁头上不重要,谁骑在谁身上才是最重要的。”

  “程芷岚!你活得不耐烦了!别忘了你身上还有伤!”

  “有伤我也能压得你没有还手之力,你想试试吗?”

  “程……”

  未竟之语,顿时转为一声声娇喘――

  顾芳华事后才回想起来,那天从人贩子手中将程芷岚带走的那名中年男子,不就是皇帝吗?只是那时候她还年幼,没有入宫见过皇帝本人,哪知道皇帝长什么样,再说,别说是皇帝了,连程芷岚的脸她都从头至尾没看清楚,所以长大了没有认出他也不奇怪。

  只是这缘分实在是太诡异了,让她不半夜笑到肚子疼都不行啊。

  当然,同样诡异的还有程芷岚和皇帝之问的秘密。她作梦都想不到程芷岚会是皇帝的儿子,但细细回想又觉得没错,皇帝看他的眼神,不就像是父亲看着一个让自己无可奈何的儿子吗?

  “你是私生子吧?所以才不能回宫住。”

  “呸!你才是私生的!我娘是明媒正娶的,在宫内有名有封号。”

  “那为什么你姓程,还有个这么奇怪的身分?”

  想了想,他回道:“就因为你们女人都像你这么多心思,一点小事就没完没了,才害得我做不成皇子。”

  没想明白他说的,她又想起另一件更重要的事,“如果你回宫了,那你就是大皇子了,太子就不是太子了。

  他没说话,只是装睡。他觉得讨论这种不会发生的事没意义。

  她又拽了他一把,“喂,你有没有想过做太子?做太子比做太傅咸风多了。”

  “那你想做太子妃吗?”他反问道。

  她瘪嘴,一脸不屑,“谁稀罕做太子妃,将来也和你娘一样,要和一堆女人抢男人。”

  “那我也不稀罕做太子,要和一堆人抢江山。”

  她笑了,轻轻搔了搔他的发根,“看不出来你倒是挺不在乎荣华富贵的?那你还非要做这个太傅?难道是为了……辅佐你那同父异母的弟弟当好皇帝?”

  “睡觉了,明天一早还有好多事呢。”他翻过身来猛地将她抱住,抱得死死的,不许她再乱摸乱蹬。

  安静了一阵,她又小声说:“程芷岚,你要是真喜欢我,得答应我一件事。”

  “嗯?”

  我们俩得活着回京城,我一定得见我爹一面。

  “嗯。”

交友与打赏

其他快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