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戏医女(49)_湛露.言情小说 尚春台,ai2hao.com 

太傅戏医女(49)_湛露_言情小说


  少年坐在地上,喘了几口气,笑道:“我就说爹不会那么狠心,一万两银子就把我卖了。”

  “那是苏管家的缓兵之计,为了能跟踪这几个贼人找到少爷。”

  另两名黑衣人一左一右地把少年扶起,但少年抬手说道:“等一下,这里还有一位小姑娘,也是被人贩子拐卖来的,麻烦你们一会儿送她回家。”

  少年转身走向顾芳华,躲在黑暗角落里的顾芳华这辈子第一次看到杀人的场景,虽然她天生胆大,但也吓得瑟缩成一团。

  少年弯下腰,柔声安抚,“别怕别怕,坏人都死了,我们都安全了。我不会死,你也不会死了。”

  顾芳华怯怯地伸出手,正好摸到他的下巴,听到他倒抽一口凉气,而她则摸到一手血腥。

  “你受伤了?”她从自己身上摸出一块手帕要给他擦伤口上的血。

  他握着那块手帕,犹豫道:“会弄脏你的手帕。”

  “不怕,我将来要做大夫给人看病的,还能怕脏?”

  他笑,“一个女孩子也能做大夫?”

  她骄傲地说:“女孩子怎么不能?女孩子肯定比男孩子做的还要好。”

  他温柔地望着她,“那将来……我若娶了你这样的女孩子,岂不是有福气了?家中连请大夫的钱都要省了?”

  “娶我?好贵的!要八抬大轿才行啊!”

  “这有何难?”

  “那一言为定。”

  两人正说着话,大门外忽然又闯进一群人,领头那个威风漂漂、气势惊人,一眼看到少年,便长吁一口气,并挥手对手下说道:“还愣着干什么?把少爷带走,那几个贼人给我碎尸万段拿去喂狗!”

  少年被人拉着出门,仓卒间他回头对顾芳华说:“你等着,我回头把手帕洗干净还你。”

  “不用了。”顾芳华站起身努力想看情楚他的样貌,之前由于光线暗,看不清,在他回头的那一瞬,依稀觉得他的五宫很好看,可是她忘了再问一下他叫什么名字?

  之后,她也被救回家了,父亲抱着她大哭忏悔,但她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小哥哥,直到――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想和我相认。”被程芷岚牢牢压在身下的顾芳华忽然贼贼地笑了,“程芷岚,你是不是怕我告诉别人,你曾经有多狼狈、多见不得人过?”

  程芷岚眉心蹙起,“你真是这么想的?”

  “是啊。你当年都几岁了还被人贩子抓也就罢了,甚至被人绑在床上,吃喝拉撒都不由自己,你知不知道当年我进你那间屋子时,差点没被熏出来?”她又鄙夷又嘲笑的表情简直可恶极了。“谁能想到现在这副翩翩公子样的程太傅,当年会是那个样子啊。哈哈哈……呜……”笑到一半,她再度被封口。

  程芷岚一直吻到她快喘不上气才勉强松了口,恨恨地说:“臭丫头,你忘了我这么多年,不知道悔改便罢,竟然还取笑我!是我脾气好,有耐性慢慢等你想起来,换做别人,早把你丢到身后去了。”

  “你丢啊,你忘啊,是你对我一往情深,这么多年还留着当年那块手帕,可见你喜欢我喜欢了这么多年,哈哈,那我这些年被你戏弄、被你嘲笑,我就知道起因是什么了。你是气我把你忘得一干二净,对不对啊?”

  看她这副小人得逞似的张狂模样,程芷岚又好气又好笑。原本以为她会在想起过往一切时抱着他一边流泪一边埋怨自己为何不早点告诉她,担优差点错失了再续前缘的机会,没想到她竟然这样当面笑话他的痴情……可恶,太可恶了!偏偏被她说破心事的他并没有恼羞成怒,反而如释重负。

  当年在宫中与她重逢时,他先认出的是她的笑声――奇怪,一个女孩子从八岁长到十八岁,笑声竟然没有变过。他一直在默默等待着两人重逢的那一天,可没想到重逢是在那么仓卒的情形下,不过匆匆见到面便分开了,来不及多说一句话。

  他是个相信缘分的人,但也并非全无计划的默默等特。他知道她的名字,稍加打听便知道她是顾彦材的女儿,在锁定了她的身分之后,暗中留意了她许多年,但她那时候年纪还小,他不想去打扰她的生活,他希望当他再度出现在她面前时,是一个与当年完全不同、足够令人惊艳的自己。

  入仕为官,不仅是为了父亲的心愿,更是为了离她更近。

  然而重逢却不曾相认,因为她望着他时没有半点的惊喜愉悦,完全把他当作最普通的路人。

  他越生气,越尖酸刻薄,这丫头却也只会越反弹,越爱回嘴反击。两个人即使吵成一团,她还是不曾看清他心中一毫半分的真实想法。对于他的若即若离,她也只是傻傻的没有回应,即便他为了她不惜得罪陛下、得罪皇后,她还以为他是爱当英雄救美人。

  笨蛋!就算天下人都倒霉,关他何事?还不是因为怕见她伤心流泪才会出手救杜竿竿,出声提醒她远离刘妃。

  监牢里被冤死的人多了,若不是因为被关的人是她,他何至于单刀赴会,挺而走险地威胁皇后放人?

  明明是个笨丫头、傻丫头,为何会让他这个聪明人深陷其中、不可自拨?

  程芷岚越想越无奈,越想越生气,吻她也吻得越来越放肆,忽然她奋力扒开了他的双手。

  她含糊不情地抗议,“程芷岚,你这个采花大盗!”

交友与打赏

其他快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