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戏医女(46)_湛露.言情小说 尚春台,ai2hao.com 

太傅戏医女(46)_湛露_言情小说


  顾芳华看她说着说着伤感拭泪起来,忙笑着安抚,“夫人是气那几房小妾吗?不怕!不管怎样,您是明媒正娶的正妻,谁敢小瞧您?她们再爬也爬不到您的头上。我看夫人气度雍容,娘家也一定不是普通人,太守大人冲着您娘家面子,也不敢待慢您。”

  她这样一说,徐夫人破涕为笑,“那倒是,我娘家可是长泰数一数二的金刀冯家,谁不知道……”她话刚说到一半,似意识到什么,便又笑笑将话题岔开,“对了,你和程公子真是郎才女貌一对璧人,只是都这般出双入对了,怎么还没拜堂成亲?”

  这回,换顾芳华叹道:“他前一阵子挑花缠身,气得我不想理他,结果后来换我们俩都遇上霉运缠身,官都做不了了,便想若陪他出京散散心,就这么迟迟没有拜堂。等散完心之后,要在我爹面前拜了堂才算是礼成。”

  此后,除了她为徐夫人把脉开药方之外,两个女人也只是东拉西扯的说一些闲话,顾芳华算着时辰差不多了,便起身告退,被人护送着回了院子。

  她出来这么长时间,心一直是悬着的,生怕程芷岚偷着出去的事情被人发现,更怕程芷岚遭遇什么意外。这会回到小院里,也不确定他是否回来了,只能忐忑不安地回头看了一眼,确定那两名士兵没有跟着进来。

  他们从京城带出来的随从,都被徐万年故意安排住到了别的院子里,显然也是不想他们主仆串连在一起,以免生事。

  屋内没有亮着灯,难道他还没有回来?

  她担心着,犹豫着,一手推开房门走进去,却忽然被人从里面拉了一把,她刚要张口喊,就被人捂住口。

  “别怕,是我。”程芷岚的声音贴着她的耳廓响起。

  她长吁一口气,笑道:“你平安回来了?还是吓得没敢出去?”

  “回来了。”他松开手。

  “怎么不点灯?”她伸手去摸桌上的火摺子,又被他按住手,“先等一下。”

  顾芳华觉得他的手有点猩热,放在鼻翼下一闻,竟是血腥气!她惊得急问:“你受伤了?”

  “嗯,只中了一剑。徐万年负责看守军情战报的人比我想的多些,所以多费了些工夫。”

  他虽然语调平和,但顾芳华急了,连忙将他拉到窗边,捅破了窗纸,藉着打进来的一束月光,她看到他将上衣敞开,胸口处有道伤口被他用衣服按住。却已然有血丝渗出。

  “笨蛋!你是习武之人都不知道怎么止血吗?”她气急败坏的扯开他手中的衣服丢在地上,并从自己的随身行囊中翻出一小瓶止血药粉洒在他的伤口上。“咬牙忍着疼!不许叫!”她一边洒一边咬牙切齿地命令,接着用牙将那件带血的衣服咬破一个小口子,用手撕开后,拿干净的那部分帮他包扎伤口。

  此时,徐万年的声音在屋外扬起,“程老弟睡了吗?”

  顾芳华一惊,“这老狐狸是来查探虚实的!”

  “我去应付他。”程芷岚身子刚一动,便被顾芳华一把技住。

  “你去床上,脱了衣服给我躺好!”喝令完,她转身走到门口,拔掉了头上的发钗,将腰带一扯,让衣襟有些开,然后猛地拉开门,瘪着嘴说道:“徐大人来了,正好!你们兄弟俩说话,我走!”

  程芷岚在屋内懒洋洋地说,“芳华,发那么大脾气干什么?你把我丢下,一个人跑出去玩了这么久,我都还没生气呢。”

  看她这副样子,徐万年猜侧两人闹了脾气,便笑道:“顾姑娘和程老弟吵架了?小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有什么谈不开的?算了,我还是不打扰了。”

  顾芳华气呼呼地说:“你们男人就是互相帮着说话!哼!其实都一样!全是花心大少爷!”

  “顾芳华,你还要吃醋吃多久?要我光着身子现在出去抓你吗?”程芷岚又扬声说了一句。

  徐万年笑着转身走了,确认他的确是走了,顾芳华这才慎重地回了房间。

  程芷岚听话地侧躺在床上,一手撑着头,痞痞地对着她笑,“戏演得不错。”

  “少废话!给我好好躺着!”她走过去,手指搭上他的脉搏,确认他虽然流了血,但是气血无阻,阳气尚盛。可即使如此,她也不能完全放心,替他盖了被子后,瞪着他问:“现在怎么办?万一他又重回来,或者明天一早来探你的话,你说该怎么办?”

  “车到山前必有路,明日事来明日忧。”他从被子下伸出一手,“未床上躺着,别老是瞪着我,你都宽衣解带了,难道还要睡在床底下吗?”

  知道他又在说些一逞人的话,但这次她没有生气也没有动作,只是沉默一会,微微低下头,她手指摸上他的脸烦,又摸到他的下巴,颤声说:“你这个人……做事总是这么冲动吗?”

  “嗯?”他握住她的手,忽然觉得此刻的她有些古怪。“你指什么?”

  “这里的疤痕,你是怎么弄的?”她的手指按着那道伤口不松开。

  他望着她,嘴角笑纹深如刀刻,“为了救一个笨丫头,捱了一刀。”

  “果然是你!”她眼一眯,蓦然跳上床,狠狠地掐着他的脖子,“你这个骗子!无耻之徒!几时认出我的?为什么一直不说?”

  程芷岚抓住她的手,接着将她压在自己身下,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口撕裂般疼痛,一手扣住她愤怒的小脸,诡笑道:“怎么,你想起什么来了?”

  “该想起来的都想起来!那个笨哥哥,十四、五岁了还会被人贩子拐,一条小命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若不是我出手相救,哪有他后来伶牙俐齿和我斗嘴磨牙的机会?我要是知道你后来会变得这么坏,当初才不会救你!”

  程芷岚打喉咙发出愉悦的呵呵笑声,“好丫头,虽然你一直都这么笨,但是总算是想起来这件事,否则我只怕要找根木头狠狠敲你一下,才能帮你想起来。”

交友与打赏

其他快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