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戏医女(45)_湛露.言情小说 尚春台,ai2hao.com 

太傅戏医女(45)_湛露_言情小说


  一关房门,他将她放在地上,做了个嗓声手势,然后侧耳倾听了一阵外面的动静,小声说道:“一会儿你去和卫兵说,还想给徐夫人把把脉,问他们能不能给你带路?你引开他们之后,我从后院翻墙出去。”

  “这就要丢下我跑啦?”虽然嘴上说着玩笑话,但她心里异常紧张,知道他这夜探之举危险至极。

  程芷岚神情一敛,极其郑重的说:“你和徐夫人若是见了面,也不要东拉西扯,暗着打采一下消息。刚才她说她是长泰人,而之前已经有消息说徐万年和长泰、诏河暗通款曲,说不定这个徐夫人就是关键人物,你若是有胆有谋,就替我去套套话。”

  “好!”她一口答应。

  转眼问,程芷岚已经换了一身黑色夜行衣,顾芳华看他连蒙面黑纱都准备好了,这才确信他这一次真的是有备而来,虽然此事凶险,但不知道为什么,仿佛只因为是跟着他,身边有他,她竟没有一丝害怕。

  要出门时,他拉了她一把,小声说:“注意自己的安全,如果什么都探听不出来也不要着急,全身而退就是了。”

  “你才要注意安全。”顾芳华别扭的咬咬唇,“若是我回来时不见你平安回未,就到处嚷嚷,让你变成逃犯!”

  他一笑,“好,一言为定!”

  见他伸出小指举高,她先是一怔,接着也伸出小指勾住,两指相勾,如定盟约,生死不移。

  顾芳华想见到徐夫人并不费事,徐夫人似也很喜欢她,再见面时还特高兴地拉着她的手,说她看起来真像自己的小妹。

  顾芳华便趁势问道:“夫人嫁到华岚来,那您的小妹还留在长泰吗?”

  提起家人徐夫人便面露黯然神伤之色,轻叹道:“是啊,她留在长泰,现在也嫁了,夫家是长泰人,我们要见面可不容易了。”

  顾芳华点点头,“我小时候有些玩伴现在都嫁到外地去了,要再见她们也不容易呢。”

  徐夫人看着她又笑道:“傻孩子,玩伴毕竟是玩伴,比不得亲姊妹的。唉,不过我们女人就是这样,嫁了就是夫家人了。你家中还有什么人?”

  “只剩我爹,我娘去世得早,家中又没有其他兄弟姊妹。”

  “你爹一直都没有再娶吗?”

  “没有。他心中记挂着我娘,所以……”顾芳华回忆道:“哦,不过在我小的时候,的确有不少人给他说亲,还有一次他差点娶一位千金小姐过门,可惜后来被我弄拧了。”

  徐夫人听着好奇,问道:“怎么会被你弄拧了?”

  顾芳华笑道:“其实我也不是故意的。当年我才八岁,因为在街上玩的时候被人贩子拐跑了,关到荒郊野外一处小院子好些日子,等被人救出来时饿瘦了一大圈,我爹看到我时就抱着我嚎陶大哭,责怪自己是因为忙婚事才没照顾好我,并发誓绝不让我再离开他半步,还发誓会专心的照顾我,结果,他的婚事自然就吹了。”

  徐夫人听得吃惊,“怎么在京城里还有人贩子吗?你能被救回到父母身边,真是不容易。”

  “是啊,我那时候几乎以为自已会死呢……那小院子密不透风,里面还关了一个半死不活的哥哥……”她说到这里,忽然皱紧眉头,记忆深处似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头疼的感觉又回来了。

  是啊,有个半死不活的小哥哥………热的鲜血、冰凉的身体……还有紧紧握住的双手……以及,在耳畔回响的那些话――

  “你受伤了?”

  “会弄脏你的手帕。”

  “不怕,我将来要做大夫给人看病的,还能怕脏。”

  “一个女孩子也能做大夫?”

  “女孩子怎么不能?女孩子肯定比男孩子做的还要好。”

  “那将来……我若娶了你这样的女孩子,岂不是有福气了?家中连请大夫的钱都要省了?”

  “娶我?好贵的!要八抬大轿才行啊!”

  “这有何难?”

  “那一言为定。”

  思及此,顾芳华惊然一惊!怎么?她和一个人在很久之前就定了白首之约吗?

  徐夫人看她发愣,问道:“怎么?想起什么事来了?”

  她默然好一阵,轻声叹道:“若是当年没有被那个人贩子抓,也许我爹现在也不会没个老伴陪,好孤单啊。”

  徐夫人感慨道:“但你爹这样的痴情男子世上还能有几个?女人一生一世最想求的,不就是一个稳妥的日子?你没有生活在这样的大宅院里过,不知道这热闹的外表下……也有好多心酸的。”

交友与打赏

其他快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