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戏医女(43)_湛露.言情小说 尚春台,ai2hao.com 

太傅戏医女(43)_湛露_言情小说


  “哈!我若是没心没肺,你就是狼心狗肺。”她在嘴巴上绝不肯落于下风。

  “看来我刚才实在是太厚道了,那么轻易就放过你。”

  见程芷岚目露“凶光”,顾芳华吓得花容变色,惊叫一声缩到车厢一角,但直厢空问狭小,最后还是被他抓住,两个人滚成一团,车身不断晃动,从外面看……唉,真像是没干好事。

  等马车到了太守府,顾芳华下车时还恨恨地瞪着程芷岚。被这家伙在马车上一直压着,她连头都来不及重梳,现在肯定乱得像鸡窝一样,人家说不定会误会自己和他在车厢里做了苟且之事呢。

  这可恶的家伙,都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和她胡闹。

  她在下车时故意踩了他一脚,疼得程芷岚鼓牙咧嘴却没吭声。

  徐万年看在眼中,笑道:“两位真是甜蜜得羡煞旁人了。一会儿我叫人给两佑准备好厢房,晚上在前厅设个饭局请你们一定赏光。程老弟可以放心,绝不会打扰你们太久的。”

  徐万年意有所指的这番话,让顾芳华简直无言以对,偏偏她配红的脸颊在外人看来就像是一个陷入爱河的新妇。

  接着,两人住进了徐万年的太守府,而他们所住的院子是全府最深的一处,门口还有两名士兵站岗。

  刚到院落的时候,顾芳华还故意问道:“府里闹贼吗?怎么还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

  徐万年打了个哈哈,“是啊,前几日有飞贼出没,还没有抓住贼人之前,只得让顾姑娘见笑了。”

  闻言,顾芳华和程芷岚对视一眼,两人都明白这摆明了是要软禁他们。如今被人软禁起来,要想出去可就难如登天了吧?

  徐万年一走,顾芳华一边打开包裹找更换的衣服,一边小声问道:“你有打算了吗?我们总不能一辈子被关在这里吧?”

  “他是在试探我能给他带来多大的咸胁,一时片刻不会杀我们的。”程芷岚用手指着她的包裹,“那件红色的好看,还没有见你穿过这么艳丽的颜色呢。”

  她顺他的意思抽出那条红色裙子,摸了摸光滑的布料,叹道:“这裙子我做了一年多还没有穿过,总觉得穿着这么艳的服色都不像我了。”

  他眸色加深,继续怂恿,“你换这件,我给你梳个新发式,今日就让你改头换面一番,如何?”

  顾芳华笑道:“你会梳头?你别给我梳个男人头。”

  “你不信我?我娘教过我不少她们商均国女子的发式,我小时候就给她梳过了。”说着,他将她拉到铜镜前技下,顺势扯落她的发钗。

  见阻拦不及,一头长发已经披泻而下,她只能出言警告,“你要是梳不好,小心我一会儿打歪你的鼻子。”

  结果她真是错看了程芷岚,他不但手法娴熟,而且动作轻柔,不过片刻工夫,就梳出一个样式新颖的双环盘云髻。

  饶是顾芳华平日并不爱打扮,此时揽镜自照也不禁颇为欣喜,称赞道:“程芷岚,你就是不做朝上官员,在后宫棍一个梳头的差事,也保你赏银无数,衣食无优了。”

  程芷岚淡淡笑道:“你以为谁都能叫我梳头的吗?不是至亲至爱的人,我才不会碰她的头发一下。”

  她怔了怔,那一句“至亲至爱”让她似品出什么滋昧,尤其回过头时正看到他笑意盈盈如春彼荡漾,她的心头像被他的笑容荡出阵阵涟漪了。她羞得低头说道:“你把脸转过去,我还得换衣服呢。”

  他不禁打趣,“你醉时我若是想看,也都看光了,你怕什么?”话虽如此,但他还是转过身去。

  这番话害顾芳华的心脏剧烈跳动,几乎要冲出胸口来了。她快手快脚地把衣服穿好,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徐上困脂水粉时,她才想起自己因为平时不喜欢这些,所以没有随身备着,见那梳妆台上摆着几盒困脂,她正要伸手去抓……

  程芷岚一手把她的手握住,上下打量着她,笑道:“够美的了,不算是给我程芷岚丢脸。走吧!”

  就这样,她被他拉出门去了。

交友与打赏

其他快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