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戏医女(44)_湛露.言情小说 尚春台,ai2hao.com 

太傅戏医女(44)_湛露_言情小说


  徐万年为了表示对他们两人的欢迎,这一桌饭局也算是家宴,妻妾都在场陪席,显得甚是隆重。

  顾芳华经徐万年介绍才知道他有一妻四妾、儿女七个,嘴上虽然说着“徐大人好艳福”,但表情却是不怎么赞同的样子。

  徐万年也擅长察言观色,见她小脸一板地看向程芷岚,便笑道:“看来顾姑娘是个烈性脾气,日后不知道许不许程老弟纳妾啊?”

  顾芳华干笑,“我和他还不知几时能拜堂成亲呢,这纳妾的事真不是我们妇道人家能管的,再说,他若是天生风流,我也管不住啊。”

  程芷岚笑道:“世上有哪个男子不愿意三妻四妾坐享齐人福的?再说我程家只有我一个男丁,倘若你不能多生多养,我多纳几房多子多福,也省得你辛苦了。”

  “说得好!”徐万年拍案举杯,“这才是男儿该有的本色,那种一见河东狮吼就吓得嗓若寒蝉的男人,真是给我们这种大丈夫丢脸。程老弟,我敬你一杯!”

  顾芳华暗暗伸出一脚踩在程芷岚的脚上,左右来回一压,便让他疼得酒杯都没端稳,酒掖就洒了出去。

  程芷岚心里叫苦嘴上却不能说,只得苦笑解释,“未饮先醉,洒了徐大人的美酒,我当自罚三杯。”又连饮了三杯。

  徐夫人在旁边温柔开口,“顾姑娘,听说你是京城名医,我这几日身子倦愿、食欲不振,大夫们开的药服了都不见好,不知道你可否替我诊断?”

  顾芳华刚刚就已经留意到徐夫人的手一直藏在袖口里,似是不愿意示人,便说道:“可否借夫人的手一观?”

  徐夫人迟疑着慢慢将手伸出,只见本该是光滑细嫩的纤纤玉手,竟像是久做苦力的田问农妇的手掌一样,满是疙疙瘩瘩的新旧疤痕,且皮肤又老又皱。

  顾芳华心中己有想法,问道:“夫人似有提热之症?”

  徐夫人点点头,含泪说道:“已经四、五年了,始终不见好。”

  “湿热症颇难根治,夫人您除了要按时服药之外,必忌口,不知前面几个大夫开的药夫人若都是按时吃了,那是否也忌口呢?”

  闻言。徐夫人很不好意思地说:“……我是长泰人。在家乡就嗜吃辣椒。即使嫁到华岚来还是很难改。”

  一听她说到长泰辣椒,顾芳华立刻双眼一亮,“长泰的辣椒我知道!七国中哪里产的辣椒都比不了长泰的香辣,我在京城的时候也最爱吃用长泰辣椒做的菜,尤其是悦来乡酒楼的辣子鸡……”

  见她说起美食来滔滔不绝,倒忘了正事是给人看病,程芷岚轻轻咳了两声,说道:“你这是劝人忌口呢,还是忙着说你那点美食经?赶紧开了药给人家是正经。”

  顿觉不好意思,顾芳华汕汕然道:“回头夫人把前几位大夫开的药方给我看看,我会重开药方,不过我估计这症结点还是在不忌口上。夫人,美食有时也如双刃刀,虽然好吃,但是吃多了伤身体,尤其是辛辣之物最伤脾胃。咱们华岚的气候与长泰大不相同,更容易因为辣子吃多而上火,且一旦染上涅热之毒就很难根除,为了自己的身体打算,先己心口吧。”

  程芷岚在旁附议,“是啊,芳华说得对,身子若是伤了,要养好可不是一日、两日的,毕竟这不是皮外之伤或筋骨之痛,会损及血气内里。”

  徐万年看他一眼,惊讶道:“程老弟像是也懂些医理啊。”

  程芷岚摊手耸肩,“没办法,天天和女大夫在一起,她连说梦话都是这些,我想装听不见也没办法。”

  听众人一片那愉的笑声响起,顾芳华在旁娇嗅道:“真敢说,你自己睡觉打呼怎么不说?”

  宾主相谈甚欢,这一顿饭吃得有滋有味。

  到宴席终于散场的时候,程芷岚拉着顾芳华对徐万年说道:“她这些日子坐马车给累坏了,今日得早点睡,我先送她回房,徐大人若是还想找我夜谈,小弟一会儿再来奉陪。”

  徐万年暖昧笑道:“我岂能不懂成人美意?绝不敢再拉着你夜谈,以免佳人动怒,来日方长,还是明日再说吧。”

  程芷岚自称和顾芳华只是未婚夫妻,但是两人这样出双入对、同屋而居,言谈之中透着诸多暖昧却没有引起旁人太多指指点点,只因华岚的民风较之他国算是开放一些,否则也不会容下顾芳华这个女子入朝为官,不过,程芷岚这般不在意又张扬的作风也算是少见。

  顾芳华一边配合他演戏,一边对徐万年的一举一动察言观色,趁四下无人时便和程芷岚说道:“他这么放心安排我们住在一起,倒不怕我们说好了一起跑掉吗?”

  程芷岚和她款款踱步往小院子走,低声说道:“他是习武之人,只要在饭桌上看你的吐纳呼吸、言谈动作,便知道你一点武功都不会,不用怕我会带着你逃出这探宅禁院,就是真跑了也跑不远。”

  “那……你的任务到底是什么?”顾芳华担心地挽住他的手臂,“只要你不乱动,他肯定不会对你怎样,好歹你是朝廷命官。你说辞官了,他没收到确切消息前是不会信的,若皇帝知道你到这儿了,却莫名其妙的捎失,改日皇帝找他要人,他就麻烦了。”

  见他低头看着她笑,她不解地问:“看我干么?我说的不对?”

  “都对,所以……你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不过一句赞美便让她有几分小得意,只是担忧之心更胜,“可是你到底想怎么应对啊?”

  程芷岚满是笑意,敌唇逗她,“你猜?”

  “故弄玄虚!”她不禁伸手捏他鼻子。

  他忽然将她抱起,哈哈笑着跑进院中的厢房。

交友与打赏

其他快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