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戏医女(41)_湛露.言情小说 尚春台,ai2hao.com 

太傅戏医女(41)_湛露_言情小说


  看她笑得脸都红透了,程芷岚却叹着气收手,“没有一句是我想听的。”

  “那你想听什么?”刚刚脱离魔爪,她连忙滚到床角,对他生出几分惧怕之心。怕痒是她的弱点,但平时很少有人和她这么闹,也不会有人知道她这个弱点,怎么会被他一下子就抓住了小辫子?

  他将身子往前一采,逼近角落里的她,一你猜猜我想听什么?猜中了,我带你吃好的,猜不中……就还要受这个苦。“接着他作势又伸出手来。

  她惊慌失措地说:“你想听什么,说出来我复述就是了,你恃强凌弱,欺负弱女子,算什么本事啊?”

  “原来你承认自己是弱啊?那以后还敢在我面前颐指气使、耀武扬威吗?”他趁势拿她的话压她。

  顾芳华正想反驳,房门却被人敲响。

  “主子,有客来访。”门外丫鬟的声音扬起。

  “有客?”屋内的两个人都愣了一下,异口同声。

  顾芳华问向程芷岚,“你在这里还有朋友吗?”

  他却略沉吟,问道:“什么人?”

  “说是本地的太守,徐万年。”

  她笑道:“他可真是个客气的人,知道我们太傅驾临,亲自来迎接啦。”

  程芷岚的目光却转为幽冷,静静说道:“你知道徐万年是谁吗?”

  “是谁?不就本地太守啊。”

  “是害杜竿竿的父亲身陷图固的幕后主使。”丢下一脸错愕的她,他走到房门口,隔着门缝对那传话的丫鬓说道:“让徐大人在楼下小坐片刻,就说我换身衣服,马上就来。”

  顾芳华急急提醒,“这个人不是好人,你小心提防着点。”

  听她这样关切提醒,他微笑问道:“敢不敢和我一起去见他?”

  她蹙眉问:“你一路不愿意透露身分,又住到这里来,难道就是为了避开他的注意?”

  “嗯。”

  “你名为监军,其实……另有任务,才会选择这么低调。”

  她笃定的语气让程芷岚露出一丝激赏神色,难得夸奖她一句,“还算聪明。”

  但顾芳华没有露出半丝得意之色,反而秀眉皱得更紧,“但现在他直接找上门来了,显然是有人通风报信,而他必定是未者不善。”

  点点头,他嘴角勾笑、浓眉一挑,“所以呢,你要独自留在房间里,还是和我下去会一会这位徐大人?”

  她不假思索的跳下地,“去就去!谁会怕恶人?”

  原本顾芳华心中的徐万年是个满脸横肉的奸臣相,可是一见面,才知道对方竟是一员儒将。四十多岁因保养得当,体态匀称且风度翩翩,笑起来甚至让人心生好感,教她不禁在心中疑惑,这真是坑害杜竿竿一家的大坏蛋吗?

  “程大人,咱们上次见面还是去年在京城的时候,没想到您这次会大驾光临到我的辖地来,怎么也不事先知会一声?”徐万年笑着拱手行礼,极为客气。

  程芷岚也微笑着回答,“哪里哪里,我不过是路过此地,怎好叨扰徐大人。”

  “哦?程老弟不是为了公务而来吗?”徐万年称呼一变,己将程芷岚从“程大人”变成了“程老弟”,听着更加亲切。

  程芷岚神色黯然地一叹,“实不相瞒,小弟……已经辞官了,现在就是一介庶民,想四处游历,看看风景罢了。”

  “辞官?”徐万年诧异地问:“为何啊?程老弟在陛下面前做得有声有色,谁不知道您是朝堂红人、当今太傅,日后是要做帝师的,何故要辞官?”

  程芷岚苦笑道:“徐大人难道没听说小弟早被陛下罢免太傅之职了吗?伴君如伴虎啊,想当年我入朝为官是为了家母可以衣食无忧,老来有所依靠,而今家母已经去世,我孑然一身,当然是保命要紧,反正我对荣华富贵向来无所求。京中那间小宅子也己委托朋友代卖,日后就不住在京城了。”

交友与打赏

其他快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