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不被允许的恋情背后:我们原本打算一起老.都市八卦 尚春台,ai2hao.com 

一段不被允许的恋情背后:我们原本打算一起老_都市八卦

一段不被允许的恋情背后:我们原本打算一起老去,但是他走了 《可以跟你去你家吗》是日本一个深夜去陌生人家探访的节目,有时会挖出普通人身上很让人震撼的故事。
一个活泼健谈的中年男子,讲起事情来笑话不断,却偶然被问出那天是她女儿车祸案判决日——而他一直都无法走出想象女儿临死前遭受的痛苦。
一位名牌大学的陪酒女,找了一个做“牛郎”的男友,看上去是贪恋多金而放纵的生活。但随着聊天的深入,才知道这个“没心没肺”的姑娘,已经得了绝症,可能只能再活半年。
最新一期又拉高了这个标准,被称为“史上最震惊”的一期。
它事关一段不被允许的恋情。
主人公叫里香,今年38岁,工作是地产代理,但刚刚辞职。
节目组遇到她的时候,已是深夜,她错过了末班车,在路边“坐着醒醒酒”“随便打发时间”。她很爽快地就答应了节目组想去她家里看一看的邀请。
但出发前,又给节目组打预防针:
“我家里的衣服和垃圾已经堆积成山,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哦。”
的确,她没有撒谎:
房间里几乎被垃圾和衣物淹没了,她自己走在其中也要踮起脚来。随手乱扔的内衣堆积成一座小山;
冰箱里全是过期的食物:半年前买的意大利面、烂到流水的金针菇、完全干枯的大葱......
差不多有一年没再下过厨了,但锅里还残存着上次煮乌冬面的汤水。水池里堆满了没有清理的厨具。
因为怕碗放在厨房这里也会这样被“忘掉“,她直接把它放在枕头边。
咖啡杯最常用,用水涮一涮就可以了。
只有床上算是干净的。但床单上也是各种汤汁的印渍,她平常就在这上面吃饭、睡觉、打《荒野行动》......
她说自从搬过来,一次都没有打扫过。此前住过的房子也差不多是这种情况。
“有时间就会收拾吧……但基本都没空。”
看到这里,让人皱起了眉头:
这不都是最无力的那种拖延症的说辞吗?
虽然很多打扮入时的女孩屋里也很凌乱,但到这种程度,实在太过“夸张”了吧?
就在这时,节目组在房间一角的桌子上发现了一张快要被杂物盖住的照片。里香说那是她交往了两年的男朋友。”在25、26岁左右相识的。“
里香今年38岁,25、26岁已经是十多年前了。
“为什么要把十多年前的男朋友的照片摆在家中?”节目组问道。
里香回答得很干脆:“因为他死了。”
说完后,她又笑了几声。干笑。
“人已经不在,但我还是忘不了他,所以就把照片摆在这里。”
她说自己偶尔会在照片旁边摆上一束花,弄成一个简陋的佛坛的样子。“我是5月8号出生的,他刚好也是。
我们年龄一样,当初是打算一起老去的。
结果他在31岁之前就死掉了。”
对于两人的相识,她还记忆犹新:
“他是我朋友的男朋友的朋友。
湘南乃风当时有首《纯恋歌》特别流行。
里面有句歌词是‘你是我亲友的女朋友的朋友,还会做特别好吃的意大利面’。
我感觉这唱的就是我们。”
“别看我现在这么邋遢,那个时候我每天都会给他做饭吃。”
“因为我爱他。”
“房间里,我也会用吸尘器到处清理……”里香和男朋友
故事到这里就开始让人难过了:她或许是因为难以走出失去恋人的痛苦,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吧?
节目顺着就问起他们分手的原因。
这时,里香却反问了一句:
“我们年龄一样,老家一样,生日一样,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面对反常的回答,采访者顿了一下说:
“可能是命中注定?”
里香淡淡地回了句:
“一开始我们也是这么想的......”
她欲言又止,紧接着,一副完全没出现过的悲痛神情涌上脸庞......
“我们……”顿了很久后,她接着说“……有血缘关系。”原来,里香和当时的男友是一对双胞胎。他们刚一出生时,父母就离婚了。
里香被母亲带走,她的男朋友则被一对没有孩子的夫妻领养了。
他们是在交往大半年后回老家探亲时,在聊天中偶然发现这个真相的。
里香当时也很震惊,但之后又不觉得意外了。
“我很喜欢作为男朋友的他,却是像喜欢自己一样喜欢他......”两人曾经一起拍的大头照
里香的这种感情在科学上被称为“遗传性性吸引(genetic sexual attraction)——指成年后才相识的亲兄妹、姐弟之间出现的强烈的性吸引,这可能是因为双方有着类似的基因——不过,这一理论仍然有争议。
与之相对的是“韦斯特马克效应”(Westermarck effect)——指早年特别是6岁之前在一起长大的男女,成年后互相间的性吸引会极低,这可能是基因里为了防止近亲交配的预防机制。
里香知晓这个事实后,并不想和男友分手。
两人的交往在政策方面没有问题,余下的,只是伦理上的困境。
但正是这一点,让男友备受煎熬。
最后,痛苦不堪的他选择了自杀。
讲完这些时,里香脸上仍然带着笑容,但抿着嘴。
“我总在想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
距离男友的自杀已经过去了7年,她是怎样渡过那个难关的呢?
和大部分人也没什么两样,就是每天给自己塞满各种事情……
“渐渐地,时间就帮我治愈了一切。”
她一边讲着,眼角泛起泪光。那她现在又感觉如何呢?
“我很幸福啊。”她笑着说,然后像是和自己商量了一下,再次肯定地说:“现在嘛,我是幸福的。”
“虽然他的事情让我很伤心,但和他在一起的那两年已经让我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感觉自己已经得到了一辈子的幸福。”但是,她说自己现在很幸福,却更像是封存在过去那两年的幸福。
虽然屋里杂乱不堪,里香还能熟练地从“垃圾堆”中翻拣出那些和他有关的东西:
他们共同喜欢抽的七星烟;
他送给她的Buffalo Bobs的袋子;
他们一起去参加朋友婚礼时,他买给她的连衣裙。她说这些东西是“我的宝贝……”
很多人看了这个故事后,都深受触动:
有不少人想起电影里松子的故事——她同样因为丧失了生活的动力,而把房间邋遢得不成样子。更多人的则是感慨现实的戏剧性远超虚构。
Lens之前也写过一个囤积者的故事,和里香很像。
那个男子同样有着体面的工作,本来很是健谈,但妻子去世后,他很少再和别人说话,家里渐渐堆满了东西,成了邻居眼中懒惰的怪人。
他家中的很多东西仍然按照太太在世的时候摆放——这样,他就能感觉到时间已经被冷冻了起来。“即便她再次回来,也会觉得一切如昨”。
这些不愿意遗忘爱的人,也无法走出悲伤,让人敬佩又心疼。
有人说,房间杂乱,是因为内心狼藉,只是在外表上还维持着融入社会的样子。
有人说,失去了爱人,心中就已经没有了家……
其实,与其说她把家糟蹋得不成样子,不如说至少还有一个房子包容她的脆弱。
就像我们每个人,也都需要有这样的避难所,可能是家,是汽车,也可能是办公室的卫生间。在那里,你可以暂时地卸下伪装,或者舔舐伤口。
每个人在外体面光鲜,内里都是“多少辛苦不为人所知”。
片子的最后,里香说:
“我已经是这把年纪了。不结婚的话也生不了孩子。还是得结婚吧?”
她讲这些时一直闭着眼睛。她念叨着自己想找一个新家,再到附近的房地产公司找份工作......
但这样的日子,她已经过了7年。会不会还是像一开始她说“有机会还是要收拾好屋子”一样,终究还是放弃?
节目组要离开时,镜头中的她一个人坐在被垃圾环绕的床上,脸上也充满了茫然。人生总有很多苦厄,不是每个人、每一次都能劈风斩浪。有很多时刻,我们只能是挺住、熬住而已。
有人在经历这些苦厄后,仍然能够做一个体面的人、温柔的人,已经足够让人感佩。
即使他们身上有一些“不堪”,也不要随意评价,不要歧视,因为你不知道他们发生过什么,他们身上有什么“事故”。
这期节目的最后,放了一首披头士的《Let it be》:
And when the broken hearted people
Living in the world agree
There will be an answer, let it be
活在世上的伤心人都明白:
只有一个答案,顺其自然
祝愿里香不仅仅是带着最爱的人的回忆活着,也再多一些“Let it be”。
转载请联系后台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Lens 正在招聘新媒体编辑m资深编辑、
商业策划、儿童美学职位及实习生。
详情请点击“招聘”提取。
简历和作品发往 hr@lensmagazine.com.cn
阅读原文

交友与打赏

相关推荐

其他快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