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战地记者眼中的南京大劫难.都市八卦 尚春台,ai2hao.com 

《纽约时报》战地记者眼中的南京大劫难_都市八卦

《纽约时报》战地记者眼中的南京大劫难 日军南京暴行将永刻心底
窦奠安
1937年12月17日

题记:战俘尽遭杀害,南京平民亦遭屠杀。美国大使馆遭袭击。蒋介石战术拙劣,守将溃逃,首都沦陷。
发自美军“瓦胡号”炮舰:日军在南京城内大规模的打砸破坏等暴行被揭露后,已难获得中国人民及在华外国人士之尊重和信任。
国民政府之衰落,中国军队之溃败,致使大批中国人留在南京城内面对日军之进攻。日军占领并控制南京城后,恐怖炮击的停止,中国军队混乱场面的结束,让中国普通民众如释重负。但从日军占领南京两天的情况来看,至少在目前战时状态下,日本人的统治会日益严厉。日军在南京展开大规模地暴行,掠夺抢劫,强奸妇女,屠杀平民;百姓流离失所,大量战俘以及有军人体征的健壮男性惨遭杀戮。
大量市民遭屠杀
对普通民众的杀害日益扩大。周三(15日),在南京城广泛巡查的外国人目睹到每一条街道都有市民的尸体,被害者包括老人、妇女和儿童。警察以及消防人员更是袭击的对象。死者多为刺刀所害,更有遇害者被野蛮下流之残酷手法杀害。由于恐慌害怕而逃窜,或是日落后在街巷被巡逻队员抓获的人,会被当场杀害。很多屠杀甚至在外国人士面前进行。
日军的掠夺可谓是对整个城市的掠夺。日军几乎挨家挨户地闯入城内房屋,并且往往是在长官在场的情况下进行。日军抢夺任何想要的物品,还往往强迫中国人搬运。最初,食物显然是日军首要需求;而后,其他有用或值钱的物品亦遭掠夺。尤其可耻的是,日本士兵竟抢夺难民,大规模地在难民集中区搜刮金钱和贵重物品,而这些往往是难民们的全部家当。
美国一所教会的大学医院职员,被抢走了现金和钟表。日本士兵又侵入美国人所办的金陵女子学院,在办公楼抢夺粮食和贵重物品。大学医院和金陵女子学院的建筑物均悬挂美国国旗,并且在门口张贴中文公告,表明建筑为美国人所有。
美大使私邸遭袭
甚至连美国外交官私人住所也难以幸免。在接到外交官愤怒的入侵报告后,记者和派拉蒙(Paramount)制片公司的摄影师亚瑟·梅肯前往现场,与5名日本兵对峙,要求其离开。士兵满脸不高兴,被迫离开。他们只拿走了一只手电。
许多中国平民在其妻子或女儿被拖走强暴时,向外国人寻求援助,但外国人的确也无能为力。对俘虏的集体屠杀更加剧了日军在南京制造的恐怖气氛。日军屠杀抛下武器投降的中国士兵后,又四处搜查那些混入民众之中原本是中国士兵的便衣男子。在难民区一建筑内,400个男子被抓走。他们50个人被绑作一排,由步兵手、机枪手押往屠杀现场。
在登船前往上海之前,记者还目睹了江边200个男子被屠杀,屠杀仅持续10分钟。日本兵让中国人沿墙排列,进行枪击。然后,许多持手枪的日本士兵,在杂乱的尸体中随意用脚踢,如若还有知觉,便再对其射击。实施这些令人毛骨悚然行径的陆军士兵,还招来海军在停泊的军舰上观看这个场景。一大群海军士兵从中作乐。
当第一支日本军队从南面城门进入中山路,进而包围南京城时,一些中国人甚至感到异常振奋。日军停止炮击南京城着实让他们松了一口气,他们对日本人恢复和平,建立新秩序抱有幻想。此时南京城内的日本军队还未开始庆祝。
日军对南京城和民众的掠夺,遭到中国人的强烈憎恨。这种被压抑的情感,将会化作日后多年各种形式的反日行为。而东京方面称,他们正是为消灭中方的反日情结而战。
南京沦陷的惨祸
南京的失陷是中国军队受到的一次沉重打击,也是近代战争史上最悲惨的一次军事溃败。中国军队试图保卫南京,却反被包围,而后被有组织地屠杀。此次南京失守,造成了数万训练有素的中国军人和数百万美元的装备的损失,同时也造成长江流域的国军士气低落。在战事初期,凭借勇敢士气的中国军队,在上海面对日军的进攻坚守了近两个月之久。
不顾德国军事顾问团的一致意见和白崇禧将军的看法,批准此次徒劳的南京保卫战,蒋介石委员长有很大的责任。更直接的责任则要唐生智将军和其手下师团指挥官来担负。他们在日军先头部队攻入城内时,没有尽全力在最艰难无助的情况下指挥作战,而是抛下部队逃走了。
这场战役对于多数中国士兵来说,只有极少的撤退出路。指挥官本应率部下坚守,在少有战略据点的河岸拖住敌军,以掩护其他部队撤离。但许多部队的指挥官却逃跑了,引起了部队的极大混乱。那些通过下关门逃走,而没来得及渡过长江的士兵,被日军俘虏并杀害了。
南京失守,在日军进城两周前就能预料到。日军在广德及以北地区歼灭装备落后的中国军队。在攻入首都南京前,日军就已突破南京长江上游的芜湖等地。这样,日军就封锁了中国军队上游的退路。
起初防守牢固
南京周围中国军队几英里的表面防线,日军突破并非难事。12月9日,日军抵达光华门城外。五万中国军人被赶入城内。一开始,中国军队进行了坚决的抵抗。他们依靠城墙,并在数英里外抵抗日军入侵,致日军伤亡惨重。
然而,日军立刻用大炮和飞机轰击城内外的中国军队。日军投掷的榴霰弹更是造成惨重的伤亡。此时,日军已逼近城墙,并第一次从西面威胁下关门。在星期天(12日)中午,日军在密集火力掩护下,从西面城门附近攀爬城墙,中国军队随即崩溃。第88师新兵先临阵脱逃,其他部队也见机逃走。到傍晚,大军涌向还由国军把守的下关门。国军将军们放弃了对局面的控制,部下抛下枪支,脱掉军装,换上便装。
星期天傍晚,记者驱车巡视市区,目击一整支部队全体脱掉军装,简直可笑。很多士兵在逃往下关的路上脱掉军装。有的士兵到小巷中换上便装;有些人脱光军装,换上从市民身上剥下的衣服。虽仍有一些部队在顽强抵抗日军,但大部分守军已陆续逃走。数百士兵向外国人寻求保护。惊魂未定的士兵将手中的十几支枪交给记者,他们只想逃避接近的日军。
一大群士兵围着安全区总部交枪。有人急于卸下武装,甚至从门外将枪支扔进来。安全区委员会的外国人接受了投降的士兵,并收容在安全区建筑里。
三分之一中国军队陷入困境
在日军占领下关门后,南京城出口就全部被切断了。此时,至少三分之一的中国军队仍在城内。由于联络中断,周二中午仍有中国军队坚持战斗。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日军已经将其包围,而继续抵抗已然希望渺茫。日军坦克有组织地将他们歼灭了。
星期二中午,记者想驱车前往下关,遇见了一组凄惨的中国士兵。他们大约有25人,据守在中山路宁波会馆,而后他们投降了。大量俘虏已经被日本兵杀害,在安全区的中国士兵大部分被集体枪杀了。日军挨家挨户地搜查肩上有背包痕迹或者其他士兵体征的人,然后将他们集中起来屠杀。许多人是在被发现的地方遇害的。包括一些与军人毫不相关的人,还有一些伤兵和普通市民也被屠杀。星期三,记者在数小时内目击到三次集体屠杀俘虏事件。有一次是在交通部附近的防空洞,日军用坦克炮对一百多人展开炮击。
日军最常用的一种屠杀方式恐怕是让十几个男性一起站在自己挖的坑边,然后对他们进行枪击,他们的尸体落入坑中后,日军再用铲子加以掩埋。自侵华日军攻打南京以来,南京城内便呈现可怕的场景。中国方面照顾伤残军人的设施,可谓缺少到极其悲惨的地步。一周前便常能在大街上看到一些伤员,有的步履蹒跚,有的在街头等待接受治疗。
平民伤亡严重
普通民众的伤亡也很严重,达几千人。唯一开门的是由美国人经营的大学医院,其设备仅能容纳一部分伤者。南京的街道上遍布尸体,有时候需要移开尸体才能让车辆通过。下关门被占领后,日军对中国守军展开大规模的屠杀。尸体堆积在沙袋间,高达六英尺。到星期三晚上,日军还未清理尸体。这两天,军车从人、狗、马的尸体上碾压通过。
日军想要把恐怖尽可能地延续下去,以此让中国人铭记,反抗日军会带来严重的后果。中山路街道遍布污物和被弃的军装、步枪、手枪、机关枪、野战炮、小刀和背包。在一些街道,日军不得不出动坦克清理残骸。几乎在所有城郊都能看到有中国人被焚烧,包括在一些完好的房屋和陵园内。下关便是一处大型焚尸场。少有的几次对战场的空袭表明,日军似乎在避免损毁完好的建筑物。日军甚至避免对中国军队集中的密集建筑区展开轰击,显然想要保留这些建筑。交通部大楼是城内唯一被毁坏的大型政府机关建筑,这是被中国人烧毁的。
今天,留在南京的人们,在外国人的恐怖统治下,担心着死亡、折磨和抢劫。上万中国士兵的泯灭,恐或浇熄全体中国民众坚持抗战的希望之火。
本文选自《浴火重生:<纽约时报>中国抗战观察记1937—1945》

书名:   浴火重生:《纽约时报》中国抗战观察记1937—1945
著者:    郑曦原  编  
               众志愿者  译   张援远  总译审 
出版年月:2018年11月

交友与打赏

相关推荐

其他快速通道